一斗

致力于以文字筑一方天堂。|信仰是真相是真,实际是真相是假。

今夕隔世百年一眼忘却 / 叹只叹他轻许的誓言

想剪这首歌很久了……

【均棋】出大问题,我喜欢郑棋元07

你即xjs,现背但拒绝上升


**

当郑棋元答应你的那一刻,你感觉整个世界天都亮了。


你整个脑子都是晕晕乎乎的,此眩晕症状持续了好几天,在你把他真真实实地抱在怀里时犹为严重。


可是越美好,你就越不敢相信它的真实。


你左顾右盼,犹犹豫豫,总是想问一句:


“郑迪,你现在还喜不喜欢我呀?”


你拥有肆意喊这个人曾用名的权力,拥有随时把他拥入怀的权力,拥有亲吻他那张诱人的猫猫嘴的权力。可是除了最后一项,好像别人也随时能把你顶替。


唉,和郑迪谈恋爱真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情。


你摸着眼下加深的黑眼圈如是想。


分组之后,除了深夜录制完成之后的时间,你们很少呆在一起,各有各的忙。看着他毫不介意地扑上别人、被别人抱起、或是被弟弟们团团围住,你不禁在心里大喊:郑棋元,你到底有几个好哥哥好弟弟!


可是郑棋元每次在和别人有亲密的互动之后,都会在镜头扫不到的地方迅速地看你一眼。只是一瞬间,一瞬间之后他又再次蹦蹦跳跳地融入人群中,你却很没有骨气地被安抚了,之前的一腔醋意渐渐消散开来。


练习和录制日复一日,一切都在正常的轨道上运行。忽然有一天,之前负责写你和郑棋元剧本的工作人员姐姐抱着本子跑过来,和你唠嗑绕了大半天,最后犹犹豫豫地开口:


“均朔,我问你个问题……”


你:“问啊。”


“我是不是搞到真的了?”


你瞪大了眼睛。


一瞬间你的脑子乱成了一团麻,龙卷风在你的脑海里呼啸过境。你的心跳急剧加速,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膛。


“姐你磕过头了!”


你惊慌失措,最后匆匆忙忙扔下这一句话,找了个借口跑出了片场。


剧烈运动后空气一股脑地涌入胸膛,刺激着大脑的高速运转。


他们是不是都看出来了?


棋元知道吗?


棋元……棋元会不会不愿意让别人知道?


出大问题,他会不会生气了?


你一下子着急起来,转头就往回跑,一个没控制住速度在大门和人撞了个满怀。


来人伸手把你往怀里揽,等你稳住了才扶着你的肩膀让你站好。


“咋啦均朔?”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猛一抬头,对上郑棋元温柔的目光。


“没事,哥……”你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没事儿是吧?但是我有事和你说啊。”


“什么事?”你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们换个地方说啊,别堵着门口。”郑棋元揽着你的肩膀,带着你往外走。


你们并肩走在湖边,下午的风从陆地吹向湖里,还没降下来的温度环绕着你的身际。


“怎么了哥?”你小心翼翼地开口。


“刚编剧妹妹来找我,让我和你在镜头前面保持距离。”


你的心脏一下子被吊了起来。


果然他还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你失落地想。


“我……”你努力敞宽胸怀,组织着语言开口。


然而还没能够说出下一个字,郑棋元打断就了你。


“她们说,哎,”郑棋元刻意地叹了一口气,“实在是不想给我们堵柜门了。后期剪辑组要秃头了。”


你心头一震。


“他们真的都知道了?!”


“对呀。”郑棋元轻描淡写地应你,“那次她们问到了,我就承认了。”


轻淡地像是说今天早上吃了什么。


“我……我……”你一时语塞。


“你什么?”郑棋元想了想,忽然睁大眼睛,“噢——”


他非常夸张地张大嘴,叫道:“你以为我不会承认呀!怪不得你刚才跑得这么慌!”


你一把捂住他的嘴:“哥!说好要减轻节目组工作量!”


他扯开你的手,笑意爬上眼睛,涟漪在眼角荡漾开来。


“小傻子。”他轻轻地说。


于是他抬手托起了你的脸,轻轻吻住了你。


即使那只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日光暖烘烘地打在你们身上,照亮你们的四周。


他低下头,让目光与你的交接。


“朔朔。”


“我已经接受你的喜欢了。”


“现在,也请你接受我的喜欢,好吗?”


未来的某一个夜晚是少有的空闲,岩哥有别的工作要外出几天。


喔嚯,真是该死的巧合。


郑棋元滚烫的气息扑在你的耳边,沙哑的声音断续又缠绵。


“朔朔,朔朔。”


他不住地喊你的名字,用力环抱你的肩膀,像是落水之人抓住浮木。


他拥你入怀;他的身体拥你入怀,他的灵魂拥你入怀。


限定的时间里你们从物质上不分你我,成为了彼此。混乱与清醒中,喧闹与安静中,你们攀登着对方的阶梯直到世界的顶点。


而从精神上,这一瞬间还可以延续很久很久。久到可以让郑棋元变回郑迪再变成郑棋元,久到可以让你一次又一次再一次追上他的脚步。


当秋意渐凉,当秋风吹起,当大地银装素裹,当你一次次地拥他入怀,你终于醍醐灌顶。


出大问题,你想,我好像知道了世界的秘密。


如果有一束光芒愿意一直照耀在你的前方,那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大问题。


问题不大,徐均朔。


问题不大,郑棋元。




Fin.


哈哈哈突如其来的完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被揍发言)

其实是因为我忙到不停拖更,拖更到我自己都受不了,所以直接完结!


还有一个原因是感觉自己越写越理想主义越写越ooc,卑微写手需要时间沉淀一下自己……


总之感谢看文的大家!虽然我真的觉得自己越写越废了但是如果能给大家带来过一点快乐就好啦!


谢谢谢谢!


撒花🎉






【元与均棋应援曲】【试水清唱版】








我想要岁岁年年无别期




我只愿与君并肩齐




东边又日出 西边又落雨




我总是猜不透你的心意








小朋友岁岁年年无别期




天涯海角咫尺你在我心里




南墙处是你 北边疆是你




我的世界版图总缺一块 藏在你心里








(词曲唱/我)




速写摸鱼应援/毕业有感/夹带私货/这段只是副歌/我技术渣但元与均棋是真的




如果有人喜欢或许会有完整版……

纪实文学非我本意

他们太美好了,美好到我开始害怕那一天如果真的到来,我会哭到脱水

【均棋】出大问题,我喜欢徐均朔 06

你即⭕️,现背但拒绝上升


**

在给出答案之前,你经历了一次现象级翻车。


那天有一个剧组到梅溪湖大剧院来表演,之前你没有太关注这个剧,结果就是撞见他们彩排的时候,你发现一个“老熟人”在剧组里面。


果不其然过了几天这货在你面前径直出现,看着你拉着徐均朔手臂的手,目光在你们两人之间巡回,然后挑了挑眉,张嘴就道:


“哟,郑迪,又换男朋友啦?”


你内心绝望闭眼,知道这一句话绝对重重地踩到了小孩敏感的神经。


果然徐均朔挣开你的手,淡淡留下一句“哥我先走了,你和你的朋友聊吧”直接转身就走。你想要追上去却被那人揶揄的目光钉在了原地。


“不是,你又想干什么?”你气道。


“嗯……”那个人耸耸肩,“找你叙叙旧?”


“我信你个大头鬼!”


“好吧,我只是看你挺紧张这小孩的,觉得有点意外,就逗逗他咯。”那个人似笑非笑,道:“众所周知,郑迪是没有心的。”


好吧,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你确实是有一点。很不巧,眼前这个人全都知道。


“大哥,”你深吸一口气,“谁的青春不迷茫。”


“哟那你青春期还整挺长。”那人惊讶挑眉。


他忽然往前一步,凑到你耳边,热气都吹到了你脸上。你一惊就想往后退,然后肩膀被他用力按住只能留在原地。


“你干啥……”你咬牙切齿道。


“我猜,你的小朋友一定在角落偷偷看着这里。”他坏笑道。


“我*****!你和他现在不是挺好的吗,为啥还来折腾我啊?”


他终于松开了你,往后退了一步。


“是挺好的。那我还应该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了。”


他脸上吊儿郎当的神色逐渐退去,表情变得正经起来:“我知道他。徐均朔,是个很不错的新生代音乐剧演员,人也挺好的。”


他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叹了口气,把头转回来道:


“你不要辜负人家。都三十八了,长点儿心吧,郑迪。”


你一愣,低下头去说:“我知道。”


“看样子还没真正好上吧?你又吊着人家?”


“我想考虑得慎重一点……”


“别慎重了,郑棋元。”他打断你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尿性?责任恐惧症,逃避行为惯犯,等你考虑还不得等到猴年马月,我都心疼你的小朋友,喜欢啥不好非要喜欢郑棋元?”


眼前这个人在你混乱的学生时代里未曾缺席,你们曾是在打群架的时候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兄弟,最后却在不可避免的美人关处分道扬镳。


时隔多年再一次听到他的训话,你竟然觉得有些怀念。


“行行行,”你被他的火力轰得无法招架,“今天,今天我就给他讲清楚。”


“希望你别像当年说‘今天就交作业’一样不守信用。”那个人说。


我知道的,你在心里默默回答。


你想起看过的一本小说,主角说“遇上他的那一刻,你才知道你人生的前十六年都是在和错的人纠缠”。


你想,或许人生前三十八年都是在和错的人纠缠。好不容易遇到徐均朔了,不要错过了。


“好了,如果事成了,下次记得请我吃饭。我们好多年没有一起吃饭了。”那个人在回去排练之前对你说道。


“行行行。你回去排你的吧。”你拍着他的肩膀让他走。


我要去哄我的小朋友了,你想。


徐均朔果然躲在了角落里偷看着你们。


你跑到角落把他揪出来,对他说:“我要给你解释一下。”


小孩的眼睛莫名其妙亮了一下,然后勉强稳住嘴角,不让自己笑出来以保持“我好气哦”的表情。


“跟我出来。”你拉着他的手,带他去没有录像机的地方。


“呃,刚才那个人,是我以前的兄弟,”你缓缓开口,“可能这么说不能让你放心……那什么,其实他还是我以前的情敌。”


“所以呢?”徐均朔挑眉。


“所以,我和他什么也没有。”


“棋元,你为什么要给我解释这个呀?”徐均朔忍不住了,像个偷吃到糖果的小孩,眼睛亮晶晶的,笑意都要从里面溢出来。


这也太好哄了,我都还没开始呢,你想。


他没有再说话,脸颊却一点点红起来蔓延到耳根,你猜他想问“郑棋元你是不是喜欢我”“你是不是答应了”,但是脸皮太薄又不好意思问。


你看向他的眼底,故作忧愁地重重叹气。


徐均朔吓了一跳,紧张起来脸皱成了一团。


你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徐均朔:“???”


你不忍心逗他了,脸色恢复认真,却仍然带着一点笑意。你学着他的语气,对他说:


“怎么办,cu大问题了呀。”


“咋……咋了哥?”


“出大问题,我喜欢徐均朔。”


朔毒蔓延整个光明岛,感染者有不同程度上变得土味的症状,而郑棋元独一无二的并发症是喜欢徐均朔。


你感觉把话说出口的那一刻,沉重的巨石终于在心口落下。


徐均朔的表情在几秒之间经历了从震惊到不可置信到惊喜再到狂喜的复杂变化,多亏他是一名音乐剧演员日常有对脸部表情的训练才没有使他的脸忽然过度负荷直接抽筋。


“我、我也是……”徐均朔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道,“不是,我是说,郑迪,我喜欢你。”


许多事情,比如拨云见日,比如长风破浪,在那一刻之前世界像一个巨大的轮盘,是那么的混乱昏暗,然而当那一刻过去了,就有如武陵人缘溪行见山,入山行见缝,山有小口,仿佛所有光。


再往前行,便豁然开朗。


那天晚上徐均朔那着乐谱跑到你的房间,光着脚踩在地毯上,就像还没有分组之前你们一起在房间里排练练歌一样。他愿意唱你就教他,一句一句找感觉,他唱累了就直接瘫在你的床上,摔到柔软的床铺上时嘴里发出“砰”的声音给自己的动作配音。


你拉开白色的纱质窗帘,今夜月光恰好,洒在你向上仰望的脸上。躺在床上的徐均朔离你还有一段距离,你却觉得空气中无处不是他,你被空气包裹着同时也被他环绕。


你们度过了很多个这样的晚上。可是这里有的是洋溢的歌声,没有你窥探到的网友的美好想象。没日没夜的录制,加紧的赛程,不断缩短的练习时间,让你们都不得不争分夺秒地练歌房练走廊练卧室练,你逐渐感觉自己是一台练歌机器而没有私人时间。


深夜时分,过度的疲惫使你不断地打哈欠,流出生理性的泪水或是心里积压着压力沉积一同而出的眼泪。你眼眶红红地眼睛也红红的,这时候徐均朔就会凑过来,一开始只是小心翼翼地圈住你的腰,你没有反抗,而后他就愈大胆大,收紧了怀抱把你禁锢在滚烫之中,抬手抹掉你下眼睑上的泪水,再轻轻而吻你的眼皮。


他抽掉你手里的乐谱,轻声说:


“哥,先歇会儿。”


休歇的时光里你们就这么一直拥抱着,他胸膛的温度从你后背传来,他的下巴搁在了你的肩膀上,仿佛这一刻还能持续很久很久。


直到电子锁响了,毛二推门而入,然后表情瞬间变成一脸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的茫然。


毛二:“??”


毛二:“!”


你老脸一红,赶紧拍开身上的小孩。徐均朔被你拍的一脸懵,委委屈屈地撒开手。


“……我忽然想起有东西落在杨皓晨那里了我先过去一下!”毛二砰一声把门关上火速逃离现场。


“唉。”


徐均朔叹着气,黏黏糊糊地又从身后缠上来了,像八爪鱼一样扒着你不放。


你被弄得有点难受,但到底是心软,没有推开身上的小孩。


“棋元,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时间?”


“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时间。”


“嗯……节目结束以后?”


“……”


“怎么了?”


“没事。”


“我还是希望……”徐均朔小小声地在你耳边说,“这个夏天永远不要结束。”


tbc.

评论可以增加更新掉落几率哟

最后一期我是真的kdl,剪辑组这是什么堵柜门操作啊


我必须得炫耀一下!!

感谢 @朝鹤 ls!今天也为ls的绝美手写流泪!向宁表白❤️❤️


宁想看什么!宁说!我写!

🇨🇳


一些注明

字体来自简拼字体库

场景感谢我的舍友提供

【均棋】出大问题,我喜欢徐均朔 05

你即⭕️,现背但拒绝上升

**

医院里人群喧闹,空气里飘散着消毒水的味道。徐均朔一手拿着病例和挂号单,一手拽着你的手腕穿过拥挤的人潮。


你刚开始还试图跟他讲道理,我这么大个人了,还不会自己去医院?还不会自己挂号?可是小朋友一个急刹车停住脚步,回头就用眼睛瞪你:


“那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咳成这样都不会去医院看看?”


好吧。你最后还是向他妥协。只是一把年纪还被人带着上医院,总感觉别扭得有点丢脸。


明明已经从很久以前就习惯了独立完成所有事情,明明已经很久都没有让人陪着上医院了。


你进入房间和医生谈话,徐均朔就坐在外面的塑料椅子上面等着。出来的时候你看他手里拿着一张乐谱,涂涂改改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他察觉到你走出来,立马站起来:


“怎么样了哥?”


“害没事”,你向他摆手,“老毛病。按部就班治疗就好。”


你本以为他会宽心,结果他一张小脸都皱了起来。


“嗯?”你发出疑惑的单音。


他说没事,过了一会儿才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你是不是总是这样。”


你是不是总是这样,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用最坚硬的钢筋水泥建一座堡垒,把关心你的人都堵在墙外。


阴暗潮湿的城堡年久失修,房间里的壁纸起卷墙灰簌簌掉下,你也像个无事人一般躺在床上,等待着不知道何时会升起的太阳。


偏偏别人从外面看只能看到外墙的光鲜亮丽与坚不可摧,赞赏着你的伟岸与荣耀,而没有一个人提出这座城堡该好好视察,该好好维护。


偶也有人在城堡里做客,时间或长或短,但最后还是抵御不住寒潮纷纷离去。


直到某一天,窗外沉寂已久的太阳再度升起,阳光穿透玻璃窗洒在你的大床上,温暖着你冰冷的身躯。


那个六年前见过的男孩子,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


他浑身炽热,会在每一次演唱之后给你一个温暖的拥抱,让热度穿透两人的衣服,传到你的身上。


可是习惯了黑暗的眼睛一时还无法承受那么耀眼的光芒,你只能背过身去,落荒而逃。


你拿着医嘱去做雾化,徐均朔就搬了张凳子坐在你旁边。时间静静地流淌着,四周是喧闹的但你们身边的空气是沉默的。


雾化快要做完的时候,徐均朔忽然说话了。


他换了个姿势凑到你的面前,轻声道:


“哥,你现在说不了话,我就趁火打劫问你几个问题,你点头摇头就好了。”


你睁大眼睛看着他。


“你还喜欢你的前男友吗?”


你心里一紧,摇了摇头。


“那你讨厌我吗?”


你摇头。


“你觉得我好吗?”


你点头。


“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你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那我……还有没有一点可能?”


他看向你的目光里写满了焦急与渴望,混杂着一丝恐慌。


他正在等待你给一个答案。


雾化做完了。


你沉默地摘下雾化仪交给一旁的护士,护士处理好之后告诉你可以走了,临走的时候特地看了你和徐均朔一眼。


徐均朔忽然紧张起来,一把抓住了你的手腕,握得死死的,像是要宣誓什么领地主权。你被抓得有些吃痛,然而大脑一时一片混沌,由得他拉着你的手,一只走到医院门口。


他的手是温热的,温暖着你冰冷的手腕。


出医院时他终于松开了你。你们一直走到偏门即使你们回片场并不需要经过那里。你知道路线,却还是跟着徐均朔的脚步。


他的脚步不出意料越来越慢,最终停了下来。


你跟在他身后,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所以他转过头来时蓄满的一筐泪水着实把你吓了一跳。


怎么又哭了呀,小哭包。


你无奈叹气,连忙翻开背包找纸巾,抽了一张出来递给他。


他没有接,眼泪流了下来。


你只好把纸巾摊开叠好,然后一点点帮他擦去脸上的泪滴。


擦完你正要收回手,却被他一把抓住。


他眼眶红红地,看起来有点可怜,嘴里却说着强硬的话:


“郑迪,你明明喜欢我,为什么一点机会都不给我?”


“你是在害怕什么吗?是怕舆论吗?是怕年龄差吗?是怕未来吗?”


“我写我要特殊,我要全部,就是写给你的。我真的好喜欢你……”


他把你堵在了医院外墙的墙角,这一次你无法躲闪。


你终于正视了他的目光。


你说:


“均朔,你还小,可能不知道不是喜欢就能在一起的。”


“我活这么久了,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舆论风波我早就经历过了,不夸张地说就在这里我也可以吻你。”


“对于你的喜欢,我真的很感动。但是到了我这个年纪,交付爱是一件很慎重的事,我没有办法马上给你答复。”


“那马上给我一个吻呢?”


小狼崽子的目光坚定而倔强。


你和他对视半晌,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直直把双唇贴上了他的嘴边。


论经验你可比这个毛头小子丰富得多。你轻吻着他的唇瓣,一点点吮吸,听到他气息不稳时才逐渐深入,舌头挑起他的舌尖,再勾回自己的口腔里一点点舔吻。


你感受到他的身体越贴越近,直到完全压在了你的身上。你们之间不再有缝隙,让他脸上的泪水沾湿了你的脸颊。


午后的阳光充足而温暖,覆盖在你们两人的身上。耳边是树叶沙沙的轻响,偶尔从远处传来汽车的鸣笛。好像所有人都消失了,世界上只剩下你们两个人。


分开的时候,徐均朔的眼泪已经止住了。


你注视着他的眼睛,对他说:


“均朔,给我一点时间。”


“我会给你答案。”


tbc.

评论可以增加更新掉落几率哟

各位国庆快乐!

【均棋】出大问题,我喜欢郑棋元 06

你即xjs。现背但拒绝上升。

**

晨光破晓,自然光唤醒了你沉沉的意识。将醒未醒之时,你脑中竟还挂着一个念头。


那就这样吧。不要再和他有瓜葛了。


宿醉的感觉并不好受。你起床之后头疼到炸裂,看了看手机发现已经快要到录制开始时间了,胡乱地把清水往脸上泼了泼拎起乐谱就往片场赶。


你和郑棋元闹掰了,但是剧本还在。

你努力想要演好戏里的默契无边,可惜少年心性还是太过浮躁,处处露显隔阂的端倪。郑棋元一路遵循剧本力挽狂澜,最终获得一堆尴尬的录影。


看到郑棋元的时候,你的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昨夜梦中的情景,似梦似真,但胆小鬼如你坚定地相信着那不过是一场梦。


只是不知为何,你总觉得郑棋元看你的目光很复杂,像是有话未尽。


一切终于在歌曲录制时渐回正轨。对于你们的专业,无论私人生活中多么糟心混乱,你们也会对它一丝不苟。一次次的苦练保证了成果的呈现,集中时间高强度的共情甚至让最后一个乐音落下时你们仍是故事中人。


“多一些就好,时间多一些就好。”


情绪堆积上涨,你感到自己濒临失控。在摄像机挪开的那一刻,你忍不住蹲下拱起背,把头埋在膝盖里,无声地啜泣起来,身体不住地颤抖。


如你笔下词,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泣,或许只是因为你的心已越过你。


忽然你听到身旁有脚步声,然后是衣料抹擦的声音。


郑棋元在你身旁蹲下了。


只见他低下了头,泪珠从脸颊上滑落,紧握的拳头不住地颤抖。


你忽然觉得心脏急剧跳动,分秒之间你感到了与他心脏的同频共振。那种感觉就像每个人生来只有一半的灵魂,而某日未知时刻你遇到了另一半。


你犹豫了一下,擦干眼角的泪水最终挪到他旁边。他还在抽泣着,没有察觉到身旁的人。你伸出了手,轻轻拍着他的背部,一下下地给他顺气。他的背部宽阔温热,你的手掌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手下的温度。


郑棋元逐渐平息下来,呼吸慢慢变得平稳。他用衣袖轻轻擦了擦眼角,然后抬起头来。


毫不意外地他对上了你的目光。然后他轻轻地勾了勾嘴角:


“谢谢你,均朔。”


你被他眼中深邃的漩涡吸引,不由自主地回他一个微笑,不由自主道:“没事了,哥。”


仿佛你们就这样握手言和。


喜欢上一个人真的太卑微,有时候你甚至去想,喜欢上郑棋元是不是我的不对?如果只是敬仰,那就理应在千里之外保持仰望的姿态,不必因为无法占为己有而抑郁,那样是不是会更好?


然而,纵然他已经拒你于千里之外,纵理性已试图为你架起栅栏,你仍挣扎着试图再往前一步,试图与他并肩。他实在太迷人,你忍不住向他靠近。


那是你和他最后一次重唱,随即节目进入第二个环节,你们成为了组长,将要各自带领自己的组员进行角逐。


挑选组员的戏剧式冲突有一定程度是节目组的安排,但是那一个拥抱还真不是。又或许是你借着剧本的由头,向他去讨最后一个分别的拥抱。


他就那样任由你抱住,甚至抬手轻轻揽住你的臂膀。


你眼眶一热,想到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剧本该有多好。


思绪澎湃,以至于你一时忘记了一旁的张博俊。


你和郑棋元之间的裂缝仿佛被那一次情绪的爆发修补,你们在镜头面前自然的互动,单独采访提到对方的时候也能坦然一笑。


其实这样就很好。


但是你仍然心有不甘。


你想起了王敏辉说过的一句话:“机会还没有来临的时候,我等待机会。”


辉辉说这句话的时候当然是事业脑,但是你觉得放在感情上应该也适用。


于是你尝试蛰伏,和更多人嬉笑打闹,装作漫不经心。眼神却擦过他的四周,目光锁定他的身体。


现实总在意料之外。机会还没等来,郑棋元却忽然病倒了。


长时间高强度的用嗓让他的嗓子难负重荷,他咳得弓起了腰,仿佛肺都要被他咳出来了。


导演直接喊停,跑上来道:“郑老师,你快先去医院看一下。看完我们再接着录。”


郑棋元摆摆手看样子应该想继续录,结果手还没收回去又开始猛烈地咳了起来。最终架不住一群人的劝说,答应马上就去看病。


他一边咳一边收拾自己的背包,差点把充电宝给甩了出去。


你最终还是看不过眼。


导演给全部人放了两小时的假。


你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他略微惊愕的眼神,道:


“哥,我陪你去。”


tbc.

有点卡文QAQ

“喜欢”这件事,无论是去做还是仅仅描写都太难了,因为它好复杂


评论能增加更新掉落几率哟

文手画画第三弹


美术基础课上的摸鱼


作为一个文化生竟然有美术必修课,你这是为难我手残胖虎QAQ